景浅

© 景浅

Powered by LOFTER

自问自答一个关于哲学和科学的问题

今天又在翻阅叔本华的《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一书。想起本科时候,教我们电机拖动的老师在课上说过,哲学和科学的区别在哪里,就在可预见性上。科学可以预测出某种规律,而哲学不可以。因此许多哲学其实近乎瞎想。

大约中学阶段的政治课本中早就对哲学在所有学科中的地位及哲学与科学的关系给出过马列式的官方结论。可能是其中的论证过程过于晦涩曲折,于我是不知究竟的。难以理解,因此难以接受。课本中的结论并不足以令我反驳上述老师的话。

关于科学和哲学的区别,于我来讲,从科学家和哲学家的区别上讨论似乎更易理解。如果考虑科学家与哲学家这两类人的区别,最明显的大概是倾向性上了。根据荣格的《心理类型分类》一书中提出的理论,人格可以粗分为外倾型和内倾型两大类。外倾型的人“在认知世界时,以外在客观事物为核心”。内倾型的人“在认知世界时,以内在的自我感受为核心,倾向于将内在的感觉和观念投射到外部环境中去”。客观务实的外倾型对应于科学家;敏感多思,注重自我感受的内倾型更多地对应于哲学家。科学家们更倾向于探索外部世界的客观规律,他们的研究目的也更倾向于对外部世界的改造或探索。与此相对地,哲学家们的视角则多是向内的,自省的甚至是自救的。不管是科学还是哲学,都是真诚思考之后的产物。只不过科学的思考源于对外界的好奇,哲学的思考源于对内心感受的好奇。视角不同而已。

如果我们把“有用”一词仅仅限定在科技的进步或对物质生活的改善方面,那么可以认为哲学无用。常识的一点,现代人罹患严重心理疾病的不在少数,这方面的疾病并非仅仅依靠医学上的进步就可以解决的。在对心灵的治愈方面,哲学的用处不容小觑。


评论
热度(1)
2016-02-20